南昌大学党委统战部
  • 当前位置:
  • 首页» 建言献策» 关于对省属高校校有产业予以政策支持的建议

关于对省属高校校有产业予以政策支持的建议

时间:2017-03-03 16:15:00

江西省政协十一届五次会议提案

    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中后期,根据当时的政治经济形势和自身办学需要,省属高校陆续创办一些附属工厂,这些企业在提供教学和科研实验实习、成果转化基地、弥补学校经费不足、解决教职工子女就业以及促进地方经济发展等方面都做出了积极贡献,累计向国家缴纳税款两亿左右。校办企业的产品曾经是江西省乃至全国的名牌产品,有过历史的辉煌。然而,这些企业大多属传统产业,规模小、人员多、负担重,自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以来,生产经营状况逐年下滑,在市场竞争中,这些企业举步维艰,相继停产半停产,绝大多数企业停产达15年以上。

一、省属校有产业基本状况

    目前,省属高校校有产业主要集中在南昌大学、江西农业大学,在规模和人数上占全省高校企业90%以上。其他高校大多通过各种校内改革,内部消化得差不多了。

    1、下岗人员多。目前南大、农大仍有校有产业15家,离退休人员2858人,在编人员1612人,其中下岗人员占85%以上,按照现行的退休政策,预计要到2047年后全部退休完毕。

    2、债务压力大。这些企业大多资不抵债,两个学校企业账面债务4.16亿元,其中欠银行贷款2657万元,欠职工集资款565.7万元,拖欠养老、医疗社会保险金800余万元。

    3、入不敷出严重。目前校有企业主要依靠原有厂房、办公楼、宿舍等物业收入,但职工养老、医疗等基本民生保障负担沉重,江西农大校属企业每年资金缺口864万元以上,南昌大学校属企业每年资金缺口660万元以上。为守住基本民生底线,维护校有产业安全稳定,两个学校每年从事业经费中拨款都在1000万元左右。

    4、职工收入微薄。2015年南昌大学校属企业在岗职工全年人均收入38200元,下岗职工全年人均生活费3921元,绝大多数企业没有缴纳一分钱住房公积金。江西农大下岗工人基本没有生活费。

二、主要问题及风险

    1、“两靠两不靠”窘境,严重制约企业的改革发展

    目前高校校办企业既要承担事业单位、国有企业的所有责任,但又无法享受事业单位、国有企业的权利和政策,这种“两靠两不靠”的困局,严重制约企业的改革发展,成为学校和社会安全稳定的重大隐患。

    2、债务负担沉重,系统性风险一触即发

    企业停产前经营效益滑坡积淀的历史包袱,歇业后逐年积压的各种欠账,让校办企业不堪重负,始终处在火山口下面,随时都有喷发的可能。拖欠养老保险、医疗保险缴费,直接影响到职工能否正常办理退休手续、正常就医看病。有的职工大病甚至去世都拿不到企业欠款,情绪很大,极易成为突发事件的导火索。

    3、职工收入微薄,基本生活困难重重

    由于企业资金困难,人员费用支出控制很紧,国家规定必须缴纳的五险一金,企业目前只交职工养老保险、医疗保险,有时还难以保证。绝大多数企业职工收入长期处于低水平,基本生活难以保障,群众积怨深,情绪大,一有风吹草动,极易触及他们的敏感神经。

    4、收支严重失衡,正常运转举步维艰

    校属企业收支严重失衡,难以维持正常运行,挤占大学办学经费,拖累学校改革发展,且企业危机有加深加重的趋势,安全稳定面临极大的风险。

三、几点建议

    1、设立省属高校校办企业专项解困资金

    目前南昌大学、江西农业大学每年为企业代缴社保金、支付住房维修金和职工生活费等,年均都需1000万元,经济压力巨大,学校已不堪重负。恳请省政府积极协调有关部门,将省属高校校有企业列为省国有企业解困范畴,给予专项解困资金。

    2、享受困难企业职工医保补助政策

    江西农大的十家企业,根据赣府厅发【2007】36号文件精神,已经作为“困难企业”,列入了社会医疗保险补助单位,但南昌大学的五家企业,至今没有纳入。请求省人社厅、财政厅参照江西农业大学校属企业的模式,将南昌大学这五家企业作为“困难企业”列入社会医疗保险补助单位。

    3、减免相关税费,降低校有企业运行成本

    由于这些企业目前主要经济收入靠老旧的房屋出租,租金收入远不能支撑企业的正常运行,为了减轻企业负担,请求省政府与地税、国土资源等部门协调,减免省属高校校有企业的房产土地使用税、房屋出租需缴纳的房产税和划拨土地使用收益费等税费。

    4、落实“全省加快剥离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工作实施方案”,减轻校属企业负担

    根据江西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的«全省加快剥离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工作实施方案»文件精神,请求政府相关部门将校属企业的家属区等国有企业办社会职能列入分离移交范畴。同时要求当地政府继续解决剥离国有企业办社会的遗留问题(南昌大学第三机床厂子弟学校剥离后,退休教师的工资补差当地政府不予解决,至今仍由企业负担)。

提案人:卢晓勇(省政协常委)